临终关怀师:临终者安详表情是他们最大成就

临终关怀师:临终者安详表情是他们最大成就

* 来源 : 四川日报网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4-02-20 * 浏览 : 41
临终关怀师:临终者安详表情是他们最大成就
发布时间:2013-12-02 16:12:36
来源:四川日报网



四川日报网(记者 刘星)26岁的临终关怀师尉冉冉握住临终者的手说:“我们会一直珍惜和你相处的日子。现在,你放心走吧,我们永远爱你。”两个多月来,这样死亡告别的场面,尉冉冉已经历了十多次。“别的医生是看到病人痊愈才感觉到成就感,我只要看着病人安详离去就觉得自己尽责了。” 这个大眼睛女孩说。

尉冉冉是成都市慢性病医院的一名临终关怀师。减轻病人症痛,对病人和家属进行死亡观教育,舒缓病人及家属心情,是她的重要工作。目前这是一个全新的职业,全国并无统一的职业资格,上海在这方面先行先试,尉冉冉是该院唯一获得上海市临终关怀岗位培训合格证书的医生。

    观念革命

    让临终者有尊严地走完最后旅程

提到死亡,绝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恐惧。“最开始也害怕,但真觉得这是在积德!当我握住老人的手,告诉他放心离去时,老人安详的表情就是我最大的成就。”年轻的尉冉冉最开始接触到这份工作时也难免害怕,而如今她已经能从容帮助病人和家属消除恐惧、积极面对死亡。

2年前,严军(化名)发现母亲得了胰腺癌十分难过。因为不久前他刚刚送走了癌症去世的父亲。双重打击之下,挽救母亲成为严军最大的梦想,1年多过去了,严军慢慢意识到母亲在治疗中的痛苦。“癌疼、黄疸、水肿……医院说她的生命最多不超过3个月。”不忍坐视母亲的痛苦,严军最终带着母亲来到了成都市慢性病医院宁养中心。严军的选择催生着尉冉冉等临终关怀师的产生。

“传统意义的孝道都是想方设法延长老人生命,所以大家都采取积极治疗。较多老人在死亡前均有侵入性治疗等痛苦经历,身上插着各种管子,充满了恐惧、痛苦和无奈。” 成都市慢性病医院副院长朱斌表示:“临终关怀是观念的革命,它采取姑息性医疗照护,不以延长临终病人的生命为目的,而是着重提高病人的生活质量,帮助临终病人无痛苦、舒适、安详和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旅程。”

       工作重心

      不求病愈但求让病人更舒适

走进宁养中心病房,橙色的墙面,粉色的线条,窗外的绿树影影绰绰,鸟儿清脆的鸣叫,一切显得生机盎然。

“由于目的不是将病治好,而是让病人舒适一些,所以镇痛是我们的重要工作。” 尉冉冉表示,一般病人镇痛会注意副作用,而这些病人则主要考虑镇痛效果。

为了舒缓疼痛,尉冉冉会根据病人的宗教信仰播放一些音乐。“跟病人输液的时候,我们就播放一些病人信仰宗教的音乐,如果病人没有宗教信仰就播放一些舒缓类的音乐,这些都有助于帮助病人缓解疼痛。”

“由于人的听觉是最后失去的,所以尽管这个时候病人已经面无表情,不能表达任何话语了,但我们还会拉着他的手跟他聊天。” 尉冉冉说,如果家属在,他们会和家属一起握住临终者的手说:“我们会一直珍惜和你相处的日子。我们永远爱你。”

缓解病人家属的心理压力,也是临终关怀师的重要工作,宁养中心的严婆婆最疼爱自己的孙女,希望孙女能回来陪伴自己。孙女却被严婆婆全身深黄色的皮肤吓到了。“严婆婆此时已经患有严重的黄疸,全身的皮肤都泛深黄色。我们就先跟她孙女沟通,让她先心理舒缓下,然后再慢慢让她尝试和严婆婆拉手聊天。”该院副护士长叶继玲表示。一个多月后,严婆婆在宁养中心安祥离去。

临终关怀师每天给病人及家属以关怀,但其实他们由于常常经历情感的断层(刚与病人建立情感联系又因为死亡而中断),比普通职业更需要关怀。 “目前我们医院已引进心理咨询师、社工等人员,他们在为病人和家属服务的同时也将为我们的医生护士服务。”朱斌表示。

临终关怀

更多